e60  

 

一個星期後, 我變身進的右腿, 陪着他來醫院檢查,

當他獨個兒踏入了診療室, 我便坐在門外的木長椅上等候。

過了半個小時, 他靠着手杖, 慢慢地走出來,

我隨即站起, 緊張的問,

「腿的情況怎樣? 」

「治療師說康復進度不錯, 再過兩個星期, 應該可以不用依舊手杖步行,

但回家後, 要忍痛做一些伸展運動, 也要多些按摩這兩處肌肉,

她說現在因為痛楚, 活動的時候, 會刻意遷就受傷了右腿,

不正常的動作和姿勢增多, 這樣右腿的肌肉漸漸會變得蹦緊, 不利康復,

所以要按照這兩張複印本上的指示來按摩。」

他展示複印本, 我快速地看了幾遍, 很想立刻學會,

然後幫他按摩, 只要能讓他快點復原, 無論多難的事我都願意做。

「那就好, 我們走吧。」

「直, 我不回家, 有個地方想去, 妳陪我好嗎 ?」

「進, 你的腳.......」

他放開手杖走了好幾步, 行走時面容有點扭曲的, 証明腳還是很痛,

但故意裝作從容, 強行笑着行走, 我知道他只是想讓我安心一點,

「妳看, 我可以的, 就當是約會吧。」

「唉! 壞孩子, 明明很痛, 還在逞強。」

「不是很痛, 直..」

他頭微微下垂, 眼睛卻往上看, 仰視我一下, 然後用力的眨眼數次,

在裝小狗的無辜臉

「哎....拿你沒轍, 要去那裡?」

「嘿嘿, 離開醫院, 往左邊一直走。」

他隨即把手搭在我右肩上, 露出燦爛的笑容, 高聲說,

「出發喔。」

 

離開醫院後, 按進的指示, 我們走到了路人比較多的街道上,

我稍微走前一點, 充當盾牌, 避免路人撞到他,

幸好路人們看到他的手杖, 紛紛友善的保持距離,

不然, 我們便要頻頻停下來避免踫撞。

我們一直走, 緩緩地通過了人來人往的街道, 走進民居間的小巷子,

巷子的盡頭是狹窄的馬路, 對面便是熱鬧的商店街。

「直, 謝謝妳, 陪我走來走去, 只有惠姨在田工作可以嗎?」

「不要緊, 出發前, 我已把部份的工作做好, 所以惠姨不會太勞碌的。

進媽本來想陪你來, 但有旅客入住, 分身乏術。」

「不會妨礙妳工作就放心, 呀 ! 應該在附近。」

進停下來, 左看右看, 興奮地指着對面, 那扇深棕色的木店門,

「是那一間, 我們過去。」

然後邊走邊說,

「嘻嘻....就是因為在太專注在看這間店的傳單,

所以沒留意周邊, 自行車走近也不知道。」

當他說起事情因由, 我不禁在生氣,

「下一次, 不要這樣了。」

「對不起, 以後會小心。」

我拉開店門, 店員立即上前招待, 腳還未踏進去, 進就對店員說,

「我想看看指環。」

「請這邊。」

在店員小姐的帶領下, 走到店舖中間的銀色金屬圓桌, 然在她再前走,

打開牆上的玻璃陳列櫃, 把放滿指環的正方形盤子輕輕的放在桌上,

「左邊的是有水晶的, 右面是簡約的款式, 這款, 中間由小水晶組成,

心形圖案指環, 以及這個有雙星形狀的, 是銷量最好的,

如果這些不合意的話, 我們還有情侶款式的喔。」

店員耐心地介紹, 進邊聽邊點頭,

「直, 妳喜歡那款?」

「我也不知道, 進, 為什麼要買指環?」

「不用想太多, 只是想送東西給妳而已。」

他非常投入, 店員也在殷勤招待, 我也不好意思問下去,

他靜靜地低頭專注在看, 過了幾分鐘, 食指停在左邊第二排的一款指環上,

「試試這款, 好嗎?」

這時另一位店員, 把摺椅放在進的身後, 讓他坐下來選購,

店員幫的把指環輕輕的穿上, 進看了,

「不好看耶, 麻煩妳, 這個, 那個, 那個和那個。」

他叫店員拿出別的四個款式, 換了四個款式,

他好像不太滿意, 不斷在搖頭, 然後又試了另外的三款,

結果我們在店裡待了半個多小時, 最後購買了, 在鏤空的四葉草圖案上,

在葉子邊緣上鑲嵌了數十粒細小的白水晶的那款。

店員把指環固定在粉紅色的正方形的盒子內, 然後小心地合上,

「麻煩妳。」

進快速地把盒子放入口袋, 轉身想離開,

「謝謝, 謝謝。」

「直, 肚子餓了, 也有點累 , 在對面的店吃點東西吧。」

「嗯, 好呀。」

 

讓進坐在近大門的位置後, 立刻排隊買他想吃的東西,

約5分鐘後, 在櫃檯拿到了食物, 轉身回到進那邊,

他看起來真的很餓, 一直注視盤子上的食物,

見他這樣, 便加快腳步,

盤子還未放下, 他已急不及待, 伸手拿走包子,

「我開動了。」

很快就把兩個厚厚的包子吃光,

「喝點果汁。」

匆匆的喝了一口, 接着把剛買下的指環拿出來,

穿上我的無名指上,

「很好看, 很好看, 直, 一起生活好嗎?」

我吸了一口奶茶, 用力的吞下,

「.......這算是....求婚嗎?」

他沒有回應, 頭向左轉, 裝作看着外面的風景, 但不時在偷看我,

「算是吧!」

我裝作不悅, 板着臉,

「這算什麼意思?!」

他以為我生氣了, 緊握我手, 然後不停在搖頭,

「對不起, 我不知道應怎麼開口, 怕, 怕妳不會答應, 想過拿着指環跪下來,

現在我的腿......做不來....」

「嘻......嘻嘻..........」

「笑, 笑什麼, 哎! 哎 ! 戲弄我耶!!」

「哈哈...........哈.....」

「哎呀 ! 還在笑?! 直, 妳變了!」

 

 

 

看着牙島上的大石頭, 想起了在國中時, 地理科老師曾經這樣說,

地球上美麗的自然景觀, 不是永恆不變的, 每天的板塊活動,

風, 雨和海水的侵蝕, 地貌, 分分秒秒的, 一點一點的在改變,

她更笑說, 所謂的 "天長地久, 海枯石爛 " 不是一般人所想的,

那麼長久, 幾天內, 甚至再在更短的時間內, 地貌便會改變。

就算知道了真相, 人們還是追求, 長久不變的愛情, 希望有情人, 相戀到白頭。

我不知道何時開始, 放棄了這種追求, 現在的自己, 能見到進,

他仍有呼吸, 血液仍在流動, 這樣就滿足了, 即使他某天變心了,

也不會恨他, 不知道這種想法, 到底是對是錯, 但無止境的追求,

太辛苦了, 沒法子好好享受戀愛。

現在, 最重要的是, 眼前的, 美麗幸福的風景。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