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6a  

喉嚨被勒住, 背很痛, 呼吸..開始困難,

「仲....先..生, 放....放..開我..」

「妳知不知道舅父很麻煩, 改了3次, 4次, 6次都不滿意,

妳, 妳不是說過會幫我嗎 ? 但妳, 只懂說, 只懂說不好意思,

那跟妳結婚到底有什麼用?!」

「放..開..」

他沒有理會, 沒有鬆開, 只激動地大聲責罵。

呼吸不了, 很辛苦,

拿着包包, 拼命的打他, 但他沒有放手, 情急之下,

右腳一踹, 「咳咳..咳..咳咳」

似乎擺脫了他, 仲先生倒在沙發上,

然後慢慢滑落在地上。

手靠着牆, 急步離開, 震抖的手拿出鎖匙,

趕緊進入房間, 把門鎖上,

然後坐在地上, 不停在咳嗽和喘氣。

 

呼吸的節奏慢下來, 想到床上休息,

但雙腳發軟, 不能正常的走路, 只能像嬰兒般在地上的爬行,

爬到床邊, 緊緊抱着健的相片,

很冷, 很冷, 發抖的身體, 躲在書桌下。

 

「直, 不用怕。」

能依靠的人, 突然站在面前, 不禁用力地抱住她,

「奶奶。」

她不斷輕拍我背 「 不用怕, 不用怕, 不用再勉強了,

妳已經盡力守護白理家, 已經夠了, 夠了。」

很久沒有聽過奶奶的聲音, 很懷念, 很安心。

「直, 金錢是身外之物, 最重要的是妳自己,

按自己的意願生活吧!」

「奶奶....我..奶奶....奶奶... 」

睜開眼, 四周昏暗寂靜, 沒有奶奶的身影, 只有我一個人,

完全清醒後, 就發現身體捲起來..在書桌下,

稍微動了一下, 背部, 在刺刺的痛,

昨晚的事, 不好的片段, 重播出來,

有點餘悸, 算不上是惶恐,

只因剛才, 奶奶在夢中出現, 安慰了我。

 

喉嚨很乾很乾, 不舒服的感覺成為了走出房間的動力,

踏出門外, 以為仲先生還未醒來, 怎知道,

他雙手按着前額, 坐在沙發上,

當聽到關門的聲音, 便扭頭看過來,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