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4b  

在世上, 沒有人能確知自己能活多久,

銀白的頭髮, 滄老的面容, 漸漸衰弱的身體,

也許是提示。

奶奶喜歡在小木屋附近散步, 享受日光, 我也喜歡陪伴左右。

最初, 只是稍微放慢腳步, 我們就能併排而行,

不久, 就發現奶奶步行的速度比以往的慢, 漸漸地由緩慢,

變得更慢, 雙腳的步伐不太協調, 最終要靠木杖走路。

我默默地意識到, 就算是不情願, 終有一天, 她會百年歸老,

化作塵土, 只能珍惜當下, 可以伴隨的日子。

 

 

「咳咳咳.....咳咳....」

「奶奶 , 要喝水嗎 ?」

「沒事, 沒事, 妳也不必留..咳咳..下來陪我, 跟朋友出去玩喔。」

「妳就是我的朋友。」

「哈哈.....咳咳, 直, 不好意思, 給妳麻煩, 咳..經常照顧我。」

「不用說不好意思, 我很喜歡跟妳在一起。」

「呀, 我怕我忘了, 這個送給妳, 咳咳...是我爺爺留給我的。」

「奶奶, 為什麼給我?」

「咳咳...是嫁妝, 是嫁妝。」

「謝謝, 但我不會結婚的, 因為...」

「相信奶奶, 上天是很公平的, 咳咳..只要妳打開心鎖,

就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幸福就會來臨 。

我無論在何處, 也會一直的守護妳。」

 

一個月後的早上, 我如常的走進奶奶的房間,

「奶奶, 吃早飯啦 ! 奶奶........奶」

她的嘴角微微向上, 表情放鬆, 如睡着了一般, 只是雙手變得冰冷,

輕輕搖動她的身體, 沒有醒來。

不知道是不是曾經歷死別, 或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雖然非常難過, 流淚滿面的, 但還能夠冷靜地處理,

我邊擦眼淚邊走到廚房告知夏姨, 夏姨立刻跑到飯廳通知父親。

 

在三天後的喪禮上, 聽到了親戚這樣說

"像睡覺般安祥的離開是一種福氣"

真的是這樣嗎 ? 也許這只是安慰的話,

但我沒有因這句話得到安慰。 對我來說, 奶奶離去後,

祖家就像失去支柱的危樓, 沒法再留下,

只好獨自在西城進修和生活。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