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後, 進又再來, 站在以往的避難所外, 跟我閒談, 

說他認識了的幾位新朋友和老師, 住處附近有那些商店和食店, 

瑣碎的日常的二三事。 

邊在聽進說, 邊整理今早割下的蔬菜, 聽到有趣的事, 

便會跟着他一起笑, 感覺有他在, 真的很愉快。

抬頭望天, 陽光不再強烈, 想起了, 日落後進便會回家, 

明天要回學校去,  寂寞的感覺從心底浮起, 有點不捨。

 

 

那之後的三個月, 進不定時的回來, 按學習的進度和

提交企劃報告的期限, 有時候一個星期一次,

有時候兩星期才會露面。 

聽他說校方特意安排, 讓同學們到鄰近的飯店參觀, 

看看實際的運作情況。 

他說到別的飯店觀摩很有趣, 自己像個商業間諜一樣, 

打探競爭對手的推廣和經營之道。 言談間, 發現他又成長了, 

經過學習和累積經驗, 幼氣的說話和表情都減少了, 

雖然說笑時, 還會一臉童真的, 但他確實成熟了不少, 

相信這就是離家出外, 獨自生活的成果。 

奶奶說過年青時, 很想自己的小孩快點長大, 

但當發現他們變成了大人, 變得獨立成熟, 不再依賴父母, 

明明是好事, 但又會覺得寂寞, 很矛盾, 

我也有同感, 卻不完全相同, 因為進不是我的兒子, 

只是感覺像家人一樣, 並非真正的家人, 

若要變成真正的家人, 一直在一起, 那就只能結.......

我怎麼了? 突然有這種想法。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