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4a  

健, 以為..眼淚在你離開的那時候, 已經流乾了,

怎知道現在雙眼腫得要命, 很不舒服。

我昨晚沒有睡, 以為快要下雨, 結果雨水在深夜時分才落下,

時而頻密, 時而疏落, 坐在天然的雨傘下,

只有部份的衣服被弄濕, 就如你所說的那樣, 大樹下真是個奇妙的地方。

破曉時分, 柔和的光線, 沒有溫暖的感覺, 也許置身的現實世界,

孤單的世界裡, 本來就是這麼冰冷, 只是我一直逃避,

刻意忽略, 不去面對現實, 因為對我來說, 只有這樣做,

傷口才會一直被冰封着, 不會再痛, 這樣就能活下去。

怎知道, 一個流着淚的孩子, 所說的一些話, 刺穿了冰塊,

觸踫了內心的傷口。

第一次見到進的時候, 感覺很奇怪, 是個不認識的人,

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時候的他, 是個小孩子,

沒有大人的虛偽, 坦率, 直接, 樂天的, 跟他一起很放鬆,

如同家人一樣, 我視他如弟弟, 想也沒有想過..被他當戀愛的對象,

最初, 以為是他誤會了, 還輕視他的感情, 但我忘記了,

他不會永遠是個小孩, 是會成長的, 會漸漸變得成熟,

有自己的想法, 懂得選擇自己的道路。

否定和逃避, 也試過了, 最終我無力去改變, 控制進的想法,

再次未能如願, 殘局要怎樣收拾呢?

藍天已經起床了, 就算我不想面對, 也要回去。

 

 

「直 , 妳的面色不好, 是不是不舒服 ? 先休息一下,

其他的工作, 由我來做。」

「惠姨, 我沒事, 沒問題的。」

惠姨突然向小路那邊揮手 「 進, 過來。」

「直, 雪櫃裡有綠豆榚, 幫忙拿一點給進, 妳不用急着回來,

坐在屋內, 喝點熱茶, 休息一下吧。」

聽從了惠姨的話, 因我也覺得有點不舒服。

進站在門外等候, 我們沒有打招呼, 眼神的交流也沒有,

顯然沒法像往常一樣, 總覺得沒法面對他, 很尷尬。

 

全站熱搜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