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4  

距離住處有多遠, 到底跑了多久, 完全不知道,

小腿開始酸軟..發麻, 看見前面有一棵大樹, 就決定停下來,

一停下來, 被進觸踫過的地方, 刺刺在痛,

胸口也很痛, 痛得肌肉不停在收縮, 很難受,

誰人..有誰幫我可以減輕痛楚,

「健, 你在那裡, 在那裡?」

為什麼他沒有回應 「健, 健呀..嗚....嗚....出來吧, 嗚..求你..求快出來....」

縱使聲嘶力竭, 縱使淚流滿面, 跪在地下乞求, 健也沒有來,

想再次被他緊抱, 在耳邊細語, 延續那未完的幸福美夢,

「健..嗚..健..」

口裡, 心裡也在祈求, 直至全身乏力, 才停止叫喊, 坐在地上,

頭靠樹幹, 用模糊的視線, 凝視現實的天空。

 

 

「進, 快些喝點熱茶, 冷不冷 ? 要不要給你毛衣? 」

「不用了......惠姨, 我很羨慕健, 他真的非常幸福, 無論身在何處,

也被直姐, 不斷的, 不斷的愛着。」

「我有三個妹妹, 其實每一個都很聰明伶俐, 我們的感情也很好,

現在, 不知道為什麼, 總是很掛念死去妹妹, 總是覺得跟她最投契,

三個妹妹之中, 她是最好的, 唉!怎麼說呢..人常常有種錯覺,

過去的, 失去了的, 才是最好的,

直, 她可能, 也是這樣, 眼前有好的風光, 也看不見。」

「惠姨, 妳有談過戀愛嗎? 到底戀愛是怎樣一回事?」

「嘿嘿.....不要看小我, 中學時代, 我也有很多追求者, 後來,

跟鄰坐的同學交往了。 畢業後, 他當了船員, 經常到國外工作,

最初, 交往的頭一年, 我們每季都會見面, 第二年, 半年一次,

及後, 見面的次數, 愈來愈少。 但就算沒法見面, 我還是等。

直到第四年, 收到他的信, 說要在某個國家落地生根, 之後沒有再回來,

畢竟, 遠距離的戀愛, 是很難維持的。」

「惠姨, 那時候很難過吧。」

「傻孩子, 當然會難過, 收到信的那刻, 還以為有轉機, 怎知道, 嘿嘿,

雖然之前我們慢慢地疏遠, 已經有了分手的預感, 但還是會不開心。

轉眼, 過了很多年, 現在可以輕鬆地說出來, 就像是理所當然的事,

要是當年的我, 就沒能這樣了。

回想起來, 喜歡的人能夠找到幸福, 也不是壞事。」

「惠姨, 對我來說愛情, 很複雜, 味道..混雜的, 分不清是甜是苦。」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