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1  

「不是, 只是剛巧踫見。」

「他還會再來嗎 ?」

「我想不會了。」

「直姐, 剛才他是不是在欺負妳, 隔着玻璃, 聽不到你們的

對話, 但我看見妳雙眼泛紅。」

原來他是在擔心我, 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輕輕的拍他左肩,

「對不起, 害你擔心了, 沒事, 沒事的, 要下雨啦, 快點回家吧。」

說完這話, 就突然被進抱住,

「我知道妳把我當作是鄰居, 是弟弟, 但我卻不是,

關於妳的, 所有的事, 我都很在意。」

我輕輕的推開他, 但又再次被抱住,

「我已經到了極限, 忍耐, 不停的忍耐, 這段日子, 我很苦惱,

想跟妳一起, 又怕被妳討厭, 怕再次害妳流淚,

不斷隱藏自己的感情, 裝作不是喜歡妳的, 裝作從來沒有表白過,

但剛才, 看見妳跟一個男人在一起, 心扭作一團, 胸口刺刺的痛, 很難受。」

他的雙臂很重, 身體也很重, 就像被倒下來的房屋壓住, 很難受,

再次被健以外的人緊抱, 但這次..我感受不到溫暖, 反倒覺得很痛苦,

如果健在這裡, 一定會幫我把進推開, 但健剛好不在,

只好靠自己的力量, 拼命地用力推開。

身體分開了, 這時..我發現, 我們也在流淚,

之前還很樂觀, 以為他所說的喜歡只是過眼雲煙,

沒想到那個沙丘是實在的, 沒有被風吹散, 還好像增高了,

陷在裡面的人, 差點窒息, 爬出來的呼吸時候, 卻被我弄傷了,

「對不起, 對不起, 我沒想過會這樣, 請你, 請你放棄吧,

我沒法回應你的感情。 」

「為什麼 ? 為什麼要封閉自己, 為什麼要停留在過去 ?

健, 他不是已經過去了嗎? 為什麼, 妳把所有的愛都給了他?

為什麼, 不可以分一點給我 ?」

他邊擦眼睛邊大聲的說話, 驚動了惠姨, 她拉開木門走出來,

看見門前的進在哭, 就跑到進身邊, 不停撫他的頭,

「哎呀, 進, 為什麼哭?」

剛才的話像巨型沙浪, 衝擊全身, 很痛, 很痛, 止住淚水..不能..

開始..崩潰, 眼淚不受控的湧出來,

為免惠姨擔心, 意識到不能留下, 轉身背向惠姨跑起來,

大步大步的向前跑, 眼下的皮膚濕透了。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