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png  

店長和其他同事, 也曾在休息時間, 談論這間人氣之店,

聽舅父說, 這裡的價格比其他西式餐廳昂貴,

原因是所選用的, 全是進口的有機食材。

在西城居住已有兩年多, 這是頭一回外出用膳,

這個全國第二大的城市, 生活消費一點也不便宜,

雖然有獎學金, 能抵銷百分之七十的學費, 其餘的得靠奶奶留給我的錢,

但是各種按金, 房租, 水電費, 保險費, 食物開支等等,

就要靠兼職的工資來支付。 對於工讀生來說, 沒太多工作經驗,

工資一般是偏低的, 能節省的都要盡量節省, 不然, 沒有家庭支援的我,

沒法在這裡生活下去。

 

「我這幾年都很忙, 經常到國外工作, 所以最近見姐姐已是上年的 9月,

剛好是淡季, 有幾天的假期。 那天到妳家, 找不到妳,

問姐姐妳在那裡, 她沒有回答, 其他人也說不知道,

我覺得很奇怪, 他們對妳的事..好像不太關心, 跟他們鬧反了嗎?」

我邊露出尷尬的笑容邊在思考, 怎樣才能回答合宜,

其實臨離開的時候, 只有夏姨問過, 我也只是簡單的回答了,

要到西城讀書。 其他住在祖家的人, 不曾過問和關心。

「不是, 想必是他們太忙了, 才會記不起。」

「是嘛, 小直, 我聽店長說, 妳是工讀生, 在那一間學校進修?」

我不太想說出來 「........嗯.....」

「哎? 為什麼吞吞吐吐的, 不想說出來嗎?」

「不是......西城專科。」

「啊 ! 是嘛! 聽說在國內很有名, 是間好學校, 修讀那一科?」

「....設計」

「啊! 太好啦, 我們是同一科的。」

我微笑了一下, 沒有回話。 等了一會兒, 香味撲鼻的食品送來了,

吃東西的時候, 就算是沉默不語, 氣氛也不會怪怪的。

 

「這裡的東西好吃嗎?」

碟上的義大利麵吃完後, 舅父問我,

「嗯! 好...好吃。」

「小直, 看妳的樣子, 好像不想說話, 是不是不喜歡舅父?」

這個問題真的令人困惑, 只好硬着頭皮, 掛起裝出來的熱情笑容,

「哈哈哈, 怎麼會!」

「妳從小就不願跟我多談一句, 以前也是這樣, 我們一直很少交流。」

「嘿嘿, 不是的, 只是我從小就是這樣, 平常很少說話。」

「是嘛! 不是討厭我就好。」

那晚, 舅父興高采烈的跟我分享, 在設計新產品的時候, 遇到的趣事,

我也覺得很有趣。 他的經驗, 對於就讀設計系的自己非常有幫助,

話雖如此, 他始終是媽媽的弟弟, 媽媽不喜歡我, 我是知道的,

為免舅父日後在媽媽面前提起我的事情, 為免再有不好的回憶,

還是不見面比較好。

況且..健, 我沒法適應, 親戚之間, 公式化的的寒暄和問候。

 

「很晚了, 送妳回去。」

「不用了, 謝謝!」

邊說邊從錢包裡, 拿出僅有的數張紙幣, 然後雙手端上,

「這是晚餐的費用。」

舅父把錢推開 「不用了, 妳還是學生, 我請吧。」

我再次端上 「這樣不好的, 不好意思的。」

他又再次推開, 並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我是長輩, 妳要聽我的話喔 ! 就這樣決定, 妳在住那裡?」

看來他不會收下這些錢, 還是快快結束回家, 這時腳開始動起來,

「謝謝, 我住在附近, 自己回去可以了。」

說完這話, 我加快步速, 舅父沒有追上來, 卻在約數米外, 高聲的喊,

「小直, 給我手機號碼, 之後再約妳吃飯。」

聽到這話, 我走得更快, 在遠處的高聲回應 「謝謝 ! 再見 !」

 

「真奇怪, 那孩子怎麼了?」

「so fa me me do me re......」

「你好!」

「舅父 ! 很久沒見 !」

「哈, 阿卓, 真巧, 剛跟你姐姐吃飯。」

「姐姐 ? 」

「小直! 你的三姊。」

「噢 ! 姐姐....三姊, 三姊, 好像有點印象, 舅父, 我跟你講,

今年的全國學界網球賽, 我進了四強, 是不是很厲害。」

「喂喂 , 你這奇怪的家伙, 連親姊也忘記了嗎 ?」

「那裡奇怪 ? 嚴格來說..我不認識她, 現在想起來, 好像....她曾經存在,

我們從小到現在, 都不是一起生活的, 偶爾才過來吃晚飯的人, 記得才怪耶!」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沒有一起生活..過, 你們不是在同一屋簷下的嗎?」

「我不太清楚, 聽說爸爸和哥哥們不喜歡她, 不要談這個人了,

舅父, 你在那裡?」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