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png  

「不要走, 不要走..... 小茹 」

 

「呼..呼..呼」 喘氣聲把所有聲音都蓋過, 明明置身在熟悉的房間中,

但慣常聽到的小鳥叫聲, 響鬧聲, 什麼也聽不到, 彷彿身在另一個空間中, 感覺很不真實,

過了一會兒, 當呼吸的節奏回復正常, 我才發現......又做了那個夢

這半年來, 一直都睡得不好, 衍生出一個又一個的噩夢

夢裡的我一直在追, 在高聲呼叫, 她沒有理會,一直向前走, 而且愈走愈遠

雖說是夢, 但跟現實很相似吧

在現實中, 我也一直在追, 追逐沒結果的愛情, 愛上了一個不會把我視為成對象的人,

她喜歡的是男人, 我喜歡的是個女人.......一位同性的好友

 

起床後, 我如常在烘焙室準備早餐, 因為清晨做了個噩夢,所以胃口不太好,只吃了一片

小小的麥麵包和一杯牛奶咖啡。每個清早總喜歡喝一杯熱騰騰的咖啡, 很喜歡它甜中帶

苦的味道, 就像自己戀愛的狀況。 但是, 最近甜味慢慢的淡出, 苦澀味卻愈來愈濃烈。

 

吃過早餐後, 太陽還未完全昇起, 在其他人仍在做夢的時候, 我便要開始工作。

從高中開始, 就在這間小小麵包店打工。 採購, 烘焙, 銷售, 清潔, 簡單來說就是個打雜。

雖然如此, 但我仍是喜歡在這裡工作, 對別人來說這裡只是一個

個工作的地方而已, 對我來說這裡是工作室又是家,

仁慈的老板和老板娘給了我住的地方, 在店的最上層,

從前是貨倉的小小閣樓, 現在成為了我的容身的地方。

 

高3的寒冬我開始住在這裡, 原因是媽媽再婚了,

我沒有因此得到新的家人, 由於男家的長輩很保守,

所以一直也沒有把我存在的事說出來, 婚後也不能,

跟媽媽一起住。 我可是一點也不介意, 因為媽媽找到了一個她愛,也愛她的人,

戀情能開花結果, 能得到幸福, 心裡真的很高興,

就算不能再一起生活, 我沒有任何不滿, 也沒有遺憾。

 

 

每次掛上‘’營業中‘’的木牌後, 便會滿心期待, 常常留意着門外,

看看那位特別的客人來了沒有

「早上好」

「小海, 早上好」

「小茹, 今天有巧克力卷」

「好想吃!.....但是我要減肥, 不能吃甜」 小茹嘟着嘴帶點不憤的表情, 真的很可愛

「呀 ! 不好意思, 我忘了....那芝麻包, 不甜又是低卡」

這回她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好,就這個吧」

我把麵包夾進袋子裡 「快去學校, 已經很晚了」

她看看掛鐘 「哎呀!要走了」 , 匆匆走出店後 , 又突然停在門前高聲說

「小海, 今天我要温習, 可能要晚一點才能打電話給妳」

我從櫃檯急步的走到門前 「沒關係, 要好好吃飯, 不要餓壞肚子」

她精神地回應 「知道了, BYE」

「BYE」

這個青梅竹馬的好友, 每次上大學前也會來這裡買麵包,

有時候她會一臉倦容, 有時卻精神奕奕, 不論她的狀態怎樣,

只要見到她, 我便會很高興。

可惜這種幸福的日子快將消失, 所以最近當她離開的時候, 我總會站在廚窗後,

依依不捨的看着她離去。 今早也不例外, 當我目送她遠去的時候, 突然有人在旁高聲說話,

「哎 ! 還以為是誰在一早打情罵俏, 小海, 我說妳呀, 不要用這種情深的眼神

看着同性, 害我沒有食慾哦!」

這位笑瞇瞇, 語中帶刺的人, 是老板的兒子 - 森

是這間有40多年歷史的老店,第 2代麵包師

他經常對我冷嘲熱諷, 但對待其他人卻很有善,在別人眼中絕對是個和藹可親的人,

直覺告訴我, 他大概是......看穿了我對小茹的感情,

不能接受同性戀的他, 覺得我很嘔心吧。

 

諷刺的話 , 更難聽的話, 其實我也聽過不少

小時候, 爸媽離婚後, 媽媽和我有一段時間, 沒有容身的地方,

在不同的親戚家裡寄住。 因為貧窮經常被人看小和嫌棄,

親戚們也只想我們快點搬走, 所說的盡是冷言冷語。

 

其實媽媽也想快一點搬離親戚的家, 所以一直很努力工作。 她的工時很長,

大多是夜深才回來, 能見面的時間很少。 雖然明白她很忙

根本沒有關心我的時間和力氣, 但心裡仍是很想媽媽可以多些陪着自己。

那時候的我, 害怕回到冰冷的住所去, 經常獨自坐在公園的木椅上,

每當拾頭看見廣闊的藍天, 就會想自己是不是一個沒有存在的價值的人,

在世界裡是個多餘的, 所以才會孤獨地過日子。

「你們看, 小海很奇怪, 穿的衣服又髒又黃, 還有幾個洞, 哈哈哈…」

那天, 鄰家小孩們又在取笑我的時候, 突然有聲音在耳邊略過

「不奇怪, 你們才奇怪, 小海很可愛」 從此我收到了上天賜給我的一份禮物。

一個開朗, 勇敢又率直的朋友, 她像個天使,用柔和溫暖的光包圍着我,

只有她沒有嫌棄我, 好吃的, 好玩的, 美麗的, 快樂的東西,

都會跟我分享。 因為有她一直在身邊, 我才明白能活着是有多好。

 

從小學到中學, 我們都是就讀同一所學校,

國一的那年, 當其他的女同學, 樂此不疲地談論着同級的男生的時候,

我才知道自己跟她們不一樣, 對男生毫無興趣的我,

只有身邊的小茹, 有令我心跳加速的能力, 有令我想吻她的衝動。

 

「小海, 妳有沒有見過剛轉校來的男生, C班的呢, 他很帥, 個子又高」

「啊 ! 是嘛, 還沒有見過」

「嘿....我在想有如果有這樣的男生當男友, 也應該不錯, 嘻嘻....

小海, 妳喜歡那種男生」

「我......沒有想過...」

其實那時候,我很清楚自己喜歡的類型, 甚至有了喜歡的人

但我沒法坦白的說出來, 畢竟大多數人都是喜歡異性的,

世上能接受同性戀愛的人只佔少數

為了不被她討厭, 為了可以繼續留在她身邊, 我竭力隱藏這份情感

對單戀的我來說,只要能牽着她的手, 跟她開懷地說說笑笑, 這樣就足夠了。

 

 

我並沒有奢求什麼, 但還是要承受失戀的痛苦,

3年前的秋天,

「小海」

「嗯」

「小小海」

「嗯」

「我....我呢, 喜歡上一個人, 他是大學裡的同班同學」

她永遠也不會知道, 那時候的我, 手不停地抖震, 胸口非常的痛,

眼前的景物, 色彩瞬間溶化, 全世界彷彿只剩下黑白兩色,

我用力把痛苦的感覺壓下去, 在她面前裝作平常,

沒有露出一絲痕跡 「是嘛......他是個怎樣的人」

「他是, 籃球隊的隊員, 個子很高, 有點笨,但人很好」

頭腦上是明白的, 終有一天, 她會有自己喜歡的人,

這又不是她的錯, 但內心還是承受不了, 這個必然的結果,

那時候, 我恨自己是個女人, 連跟那個男人競爭的資格也沒有。

 

 

 

********

我看看掛鐘, 差不多可以下班了, 再看看店門外, 她還沒有來

「哎...小海, 妳的愛人還沒有來嗎? 很可憐哦! 快收起妳那張望穿秋水的臉,

現在還有工作,請不要偷懶」

每次也只能用微笑來回應,這些令人尷尬又難受的話, 因為還是想在這裡工作,

不想得罪老板的兒子。 我嘗試集中精神在打掃地方, 想快點忘記他剛才說過的話,

此時門鈴噹噹在響

「小海, 我來接妳啦」 開朗又精神的她來了

「小茹, 妳坐在這邊等一下, 我很快就下班」

「沒問題,慢慢來不用急。 HI ! 小老板」

「哎! 愛人來了」

「唉......小老板, 又在說什麼奇怪的話」

「沒有啦, 我只是替她說出心底話而已」

每次他們在聊天, 我也會很擔心, 怕這個人會對小茹亂說些什麼

「啊 ! 小老板, 下個月20號我結婚, 請你, 老板和老板娘一起來參加婚禮」

「哦!恭喜 ! 恭喜 ! 」

「謝謝」

「唉....小海, 不要不開心, 愛人結婚了, 新人不是妳」

「喂喂 !小老闆, 笑話很爛」

「是嘛.....不好意思.....哈...哈...哈」

我趕緊放下工具和脫下圍裙, 急步走向小茹 「OK, 可以走啦」

這回真的沒法微笑以對, 假裝不在意他的話, 胸口很痛, 有種快撐不住的感覺,

痛苦快要化成淚水, 心裡害怕會被小茹看見我哭泣, 所以拉着她匆匆離開。

一路上, 我不斷在說笑話, 不停在展露笑容

只想欺騙小茹, 也要欺騙自己, 現在的我沒有一點不快樂,

然後打壓悲傷, 裝作若無其事, 就樣才可以保証, 友誼能延續下去。

 

 

「你呀, 不要踫她, 不要吻她, 不要再牽她的手......她是我的, 快離開」

「不要再踫.......」

睜開眼睛, 熟悉的吊燈在眼前出現, 才意識到在這個店舖休息日的早上,

我又做了個關於小茹的夢, 有時候我真的很想夢境成真,

因為很喜歡夢中的自己, 跟實現中的我完全相反, 坦白, 勇敢

能夠毫不忌諱地說出想說的話。

過去的好幾年, 我的生日願望是希望她們分手, 因為

現實中的我, 不敢表白, 也不能追求, 害怕被她討厭, 被她疏遠,

能做的只有, 在暗地裡用怨念萌生出這些邪惡的願望,

我十分討厭這個無能又醜陋的自己。

 

願望沒有實現, 在半年前的晚上, 邪惡的我受到懲罰

「喂, 小海」

「小茹, 為什麼這麼晚還沒有睡, 有事嗎」

「小海, 小海, 澈....他....」

「他怎麼了」

「他向我求婚了......我立刻答應了」

那一刻, 假裝開心的送上祝福, 我做不到

只想, 只想大聲的說"不要", 嘴巴張開了但發不出聲音

淚如泉湧的我,在承受殘酷的命運, 一瞬間猛烈

的撞擊, 心就如玻璃般破裂了, 碎片連帶我的感情,

一同被捲進了黑暗的深淵。

 

 

微熱的黄昏, 餘暉把四周的事物染成了閃亮的金黃色,

休息日的下午, 我待在公園裡的樹蔭下, 直到小茹放學後 ,

就跟她一起來到禮服店, 這是婚前最後的一次試穿,

化妝師為她塗上淺綠色的眼影, 粉紅色明亮的唇彩,

她穿上了乳白色帶點復古印花的平口婚紗, 頭上帶上羽毛禮帽,

白晢的皮膚, 亮晶晶的眼睛, 可愛的笑臉, 小茄是

全世界最美麗的人, 也我理想的結婚對象。 但可恨的是

站在她身旁被世人祝福, 那個幸福的人, 並不是我。

想到這裡我不由自主地抱住她 「不要嫁給徹, 留在我身邊,好嗎」

「嘻嘻, 小海」

她用溫暖的手擁抱我 「就算我搬到別處, 也可以經常跟妳見面嘛

不會感到寂寞的, 我們還會是朋友直到老, 知道嗎?」

我一直緊抱着, 不捨得把手放開, 總覺得一旦鬆開了,

她就會立刻離我而去, 再也不能見到她。

 

我的痴心並沒能感動上天, 沒有給我格外開恩, 令時間停頓下來,

它依舊一點一滴的流走, 不長不短的7天, 就這樣過去了。

昨晚濕度高又悶熱, 令人難以入睡,我坐在床上,

呆呆地等待晨曦來臨, 看過日出以後,早餐還没有吃 ,

便來到小茹的家裡, 成為陪伴她出嫁的其中一員。

今天是小茹的大日子, 其他成員一到達, 就高聲對她說出祝福的語句。

真的很羡慕他們, 可以輕易地說出 "恭喜妳" 這3個字,

對我來說祝賀的說話, 尤如萬斤重的大石 , 經過多次的嘗試,

還要用上全身的力氣, 才能把祝賀語說出口,

她要結婚了, 這是個鐵一般的事實, 我概沒法改變, 作為好友也沒法誠心送上祝福。

 

喜氣洋洋的氣氛中, 格格不入的自己, 默默地處理着瑣碎的事情, 兩個小時便過去了。

看來一切已準備就緒, 新郎也差不多來到,

小茹的家裡愈來愈熱鬧, 充滿了快樂的笑聲, 當我看見小茹美麗的笑臉,

就突然變得隨波逐流, 跟其他人一樣, 愉快地歡笑

就算是裝出來, 我也想讓小茹看見我在替她高興, 這是我唯一能夠為她做的事。

 

當所有繁複的程序, 按次序逐一完成後, 這天也快將要結束,

站在昏暗的街道上, 默默看着她坐上汽車,

背影漸漸變小。 我的幸福歲月, 也隨着她離去而漸漸消失。

這位美麗的天使,曾經用友情和關愛 , 製造了很多美好的回憶,

把我空洞洞的內心, 填得滿滿。 在她離開的瞬間, 回憶化成了又大又圓的氣泡,

離開了我的身體, 它們浮在半空中, 我伸出手想捉住它們, 但不成功。

它們隨風飄走, 我跑起來追呀追, 一直追到山上的大樹旁

此時氣泡發出閃爍的光, 就像漆黑中的螢火蟲, 它們圍繞着大樹, 不停在轉動,

這個地方很熟悉 , 曾是我和小茹的秘密機地, 小學的時候,

差不多每天下課後, 都會來這裡玩遊戲, 聊各種各樣的事。

我停下來, 坐在大樹下,懷抱着氣泡, 它們隨即化身為成投射機,

把以往温馨愉快的畫面投進眼簾

「小海, 快看, 快看, 很大的貝殼」

這是5年班,在海邊旅行的片段

「呀, 很好吃, 自己弄的曲奇餅太棒了」

「嗯, 小茹, 巧克力的也很好吃啊」

這是升中後第一個秋天, 在她家中第一次烤曲奇

「小海, 送給妳」

「嘩, 有我名字的, 很暖, 很暖, 謝謝妳, 小茹」

15歲那年的生日,小茹送給我, 她親手編的頸巾

緊抱着不停在發光的氣泡, 感到無比的溫暖,

我真的不想離去, 只想變成大樹的一部份, 永遠留在這裡。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