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png  

「下星期天中午12時, 在經跟區的秋山館, 直,

是時候回報我們的養育之恩。」

 

掛線後, 一個奇怪的問題, 在腦內盤旋, 到底有多久, 沒跟爸爸說過話,

是三年嗎? 不是, 是五年? 還是十年?

離開祖屋, 搬到這個市鎮生活以後, 只有過新年才會回去。

家族是經營建材生意的, 爸爸是第二代, 聽說在國內很有名氣,

所以每逢新年, 不只有親戚, 還有很多生意的伙伴,

來祖屋拜訪, 憶起上年,

「新年好! 小姐妳回來了。」

「夏姨, 新年好, 祝妳身體健康 ! 」

「小姐先休息一下, 我去客廳, 跟老爺和夫人說, 妳回來了。」

通知與否, 跟本沒有分別, 結果都是沒機會跟所謂的家人見面和說話,

過了數分鐘, 夏姨回來, 說着前年新年所說的話,

「不好意思, 他們說有很多客人, 暫時沒有時間跟妳打招呼, 請再等一下。」

其實每一次回來, 跟管家夏姨問好後, 便會把新年賀禮, 放下在偏廳的

紅木茶几上, 獨個兒坐下來, 待大約半個小時, 便會靜靜的離開。

 

各人的樣貌, 以往的生活和相處的記憶, 早已變得含糊,

相信他們也跟我一樣, 或許更甚, 把我完全忘記了,

對他們來說, 我不算是家人, 只是個閒人而已。

 

 

 

星期天的中午, 我聽從爸爸的話, 準時來到秋山館。 這間高級的中菜館,

四周古雅的佈置, 沒有平靜祥和的感覺, 坐在寬闊的松木椅上,

面對一個陌生的人, 只感到很不自在。

「你們好 ! 我姓崔, 是白理先生的秘書。 為你們介紹, 這位是仲理然先生,

這位是白理直小姐 。」

我跟對面的仲先生, 互相點頭, 然後崔秘書笑着說,

「不打擾兩位 , 我先走了, 再見!」

「謝謝, 再見!」 「謝謝, 再見!」

「白理小姐, 很高興跟妳會面, 先自我介紹, 我叫仲理言, 今年二十八, 有一個哥哥,

一個妹妹, 在西國露爾絲大學畢業, 主修市場學。

在家族經營的公司內工作, 是市場開發部的總裁, 這是我的名片, 多多指教!」

崔小姐匆匆離開後, 面前這位身穿筆挺的淺灰色西裝, 樣貌端好的年青人,

對着我微笑了一下, 然後用客套的笑容和語調, 在自我介紹。

不愧是大企業新一代的接班人, 面對着陌生的人, 毫不緊張,

能自然地, 主動的打開話題。

相反, 自己不太習慣與陌生人傾談, 只想快點結束, 但禮貌上也得回應一下,

「仲先生, 你好, 我叫白理直, 今年三十三, 有兩個哥哥, 兩個弟弟,

在西城專料學院畢業, 在小型家品店工作, 職位是店長。」

 

跟這位相親對象會面, 就像跟客戶開會一樣。 父親曾在電話中提醒我,

仲家的超市業務, 營運狀況非常好, 家裡很有錢, 還是白理家, 生意上的重要伙伴,

不但要求我要經常保持笑容, 談話的內容要合宜, 說話的態度要禮貌大方,

絕對不能得失他。

繃緊的面部肌肉, 反映我內心的緊張, 處處顯得不自然,

「白理小姐在家品店工作, 實在太好了 ! 我家主要是經營連鎖超市, 計劃在將來進軍百貨業,

希望在往後的日子, 可以向妳請教有關家品行業的事情, 相信會獲益良多。」

「仲先生太客氣了, 小小的店不能跟連鎖經營的相比, 而且我也不是專業的。

嗯..請恕我直言, 關於這次相親的事, 我.........雖然是白理家的女兒, 但家裡的長輩都是

很傳統的, 所以女人不可以在家族經營的公司裡工作, 而且在家裡一點影響力也沒有,

仲先生, 你條件這麼好, 何不選擇一位年輕, 具影響力的女性當妻子呢。」

 

「哈哈! 白理小姐也太客氣了, 請恕我直言, 我們兩家已合作了一般日子, 因為白理家

的名聲, 我家的生意也發展得很順利, 所以, 今年也希望進軍百貨業, 如果能與一些有名的

公司合作, 相信必定會事半功倍。 相信白理小姐也有聽過, 家品生產商 HLO 這間企業,

有很多同行, 也想跟 HLO 合作, 可惜他們的門檻很高, 而 HLO 的總裁是妳的舅父,

聽說你們的關係很好, 相信我倆結親, 對仲家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嗯嗯....原來如此, 謝謝你的解說。」

「白理小姐雖然已年過30, 但看上去還很年經很可愛, 而且沒有大小姐的氣焰,

十分平易近人, 會面的感覺真是相當好, 相信一起生活會很快樂。」

「仲先生, 過奬了, 謝謝!」

 

他是著名大學的畢業生, 善辨, 圓滑, 一副生意人的模樣,

有錢也有地位,

我比他年齡大, 在不是很有名氣的專科學院畢業,

在小型的公司裡工作, 沒錢, 只是個掛名的千金小姐。

從外到內, 怎樣看, 我們也是不同世界的人,

健, 這個人說跟他一起生活會很快樂 , 這句話似乎不太可信。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鳥之風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